银湾传说 第六章:杏花成林

第六章杏花成林(北宋)石螽扈在银湾边撒下福袋中种子。多年后杏花成林,引得七星流连美景。赵氏留书称福袋乃白虎大神之约,信中嘱约数条,然被石泪打湿,有两条模糊(书院与修桥),二百多年后,石氏未能践行约定,石门为白虎大神所驱逐。第六章:杏花成林赵夫人在笛声中离开了石都尉,这是石都尉没有想到的。她的身体很虚弱,如何能长漂于大风大海中。石都尉泪

  

  第六章 杏花成林(北宋)

  石螽扈在银湾边撒下福袋中种子。多年后杏花成林,引得七星流连美景。赵氏留书称福袋乃白虎大神之约,信中嘱约数条,然被石泪打湿,有两条模糊(书院与修桥),二百多年后,石氏未能践行约定,石门为白虎大神所驱逐。

  第六章:杏花成林

  赵夫人在笛声中离开了石都尉,这是石都尉没有想到的。她的身体很虚弱,如何能长漂于大风大海中。石都尉泪满衣襟,打湿了怀中的福袋。他清楚地记得,夫人那天早上为他整理衣冠,还将白虎衔的福袋放进他怀中。在黯淡的银湾,石都尉的怀中发出了微弱的光。

  福袋里是一捧种子,石都尉虽从军,也认得这并非稻麦的种子。光芒正是种子发出来的。与福袋放在一起的还有夫人的留书。石都尉在种子的光芒下,看完夫人留字,心里更觉孤凉,“其他人都很重要,只有她最不重要吗?”也许事实如此,她的选择也如此。但心中却是一片空荡荡。

  种子洒在银湾之畔,石都尉经常从高浦走上几里地来到这里,看着种子落下的地方伸出嫩芽,以为这种子只是一时倔强,但没过多久便抽出来枝条。石家子弟随石都尉由河南迁来这高浦,父子一行,常常从高浦白泉井挑水至银湾畔浇水育苗,怀中一册书,育苗耕读两不耽误,最难得的是寒暑不懈。银湾无垠,却是海水,解不了石都尉的思念之渴,亦解不了这种子对淡水的渴望。一晃数年,石门父子从数里地之外的白泉井担来清澈的白泉水育的种子,已经蔚然成林。

  来往的路人,不知石家父子担水作何意义,以为京城来的大老爷不愁生活,以此消磨时光吧。当地渔夫为了三餐果腹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每每出行能平安结网归来就是好日子。

  好像一夕之间,微雨之后,银湾之畔引来路人停驻,这里浮出一片花林!成了当地奇观。石都尉独行于花林,一如数年来,担水耕靶,仔细打理这片林子。身边跟随的子弟渐渐少了。石都尉风采依旧,只是鬓角的些许白透出他的憔悴。石家落户高浦时已是大户。石都尉伶仃一人,怎不惹得乡间媒婆像是得了宝贝一样,几乎天天踏破门槛,想着给石都尉续弦。让媒婆不解的是,石都尉不是在银湾畔的林子里,就是逆水上行石兜,很难遇上。说媒的事急不得,还要看时缘。数年过去,石大老爷护的林子开了花,丽色独冠银湾,媒婆知道机会来了。

  

  石家的低调没有让银湾边的人们遗忘他们,相反,媒婆们还知道,石家老爷还有几位成年的公子,听说很会读书,已经进了京城,大概也是做官的。如此说来,石家可说是当地少有的富贵人家。媒婆们心思活泛,各显神通,有的索性编起了故事,也不等石都尉应允,就跟四里八乡的姑娘们说,银湾畔的花林是京城来的大老爷为访有福气的小姐而躬身耕育,是最诚心的求娶了。媒婆这个办法很妙,心想与其追着找石老爷,不妨让石老爷知道,银湾边的好姑娘都在她们手里,等着石老爷来找她们。

  媒婆们没想到的是,姑娘们的父母是来了不少,但石老爷从不出现。媒婆们的算盘打错了。有不死心的,在花林找到石都尉,直问他为何不肯现身,难道是看不起银湾边的姑娘!石都尉一心侍花,无谓与媒婆舌战,笑着说了句:“谁说得出这林子的花名,我娶她。”媒婆得了这句话,开心的不得了,赶紧将这好消息告诉了姑娘们的父母。有趣的是,这种花却是银湾人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但“用花托媒”的故事越传越真,不止银湾沿岸知道这片花林,方圆百里内不少人以目睹花林芳姿为荣幸。

  一晃多日,还没等到答出花名,石都尉告诉媒婆,“花名之期已过,不用再费心了。”媒婆自始至终不知道,这片花林种子的来历,又怎会知道石都尉是借花思人呢。

  不过媒婆们没白忙活,方圆之内,人品俱佳的女子,的确有进石家大门的,媒婆得的红包丰厚。只是,此乃凤毛麟角,万里挑一了!石门子弟登科,旺了石门,给这段“借花托媒”的故事添了圆满。新妇嫁前都以为自此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嫁入后才明白,谨言慎行、勤俭持家才是大家庭的生存法则;对多年前人们传说的石家子弟担水浇林有了体会。石家子弟出身将军府,在随父移民后,无半点怨言,捡起书卷,一心向学,把耕读二字担在肩上,提在手里,捧在膝盖上。寒来暑往,一桶一桶的井水清如泉,一身一身的大汗结成盐,一脚一脚的水泡磨成茧,一天一天的坚持守到底,从没有放弃过希望……银湾边鄙,自石家之后,有了书香门第,仕宦之家。

  

  银湾花林促成了人间美事,还引得日前于五龙抢珠天昏地暗的时刻,偷偷溜下凡间的七星多做逗留。七星主宰天地时历,也知下凡之举不仅触及天机,更可能扰乱人间,然而祸福种种早在人间美景中忘却,只图贪赏半刻。

  有人传说石家高门得益于石家祖坟,也有人传说那片林子有秘密,但真正的秘密尽在石家儿郎担水和怀里的书册上。

  赵夫人留书石都尉,解释了白虎当年邀约观赛五龙抢珠一事,乃是白虎大神的试探。原来,银湾虽美,却地处边鄙,不见喜于天帝,莫说与中原的繁荣抗衡,就是江南之地都是望其项背,此地至今蛮荒。白虎大神希望银湾能得文风开化,故而指引中原石门能迁居银湾,将门子弟落地生文,肩负起银湾教化文风之重任,所以石门子弟务必千锤百炼,方经得起考验。石都尉当爹又当娘地将孩子们拉扯大,有志儿孙不断登科取仕。白虎大神掌管权势功名,石门自此成为银湾高门。但天公不作美,石都尉兢兢业业,以为可兑现白虎大神福袋之约,能与赵夫人于花林团聚,却不想当年的心痛落泪,湿了赵夫人的留书,有两条重要约定,石都尉看不清字迹,没有履约。因失约,石都尉想借白虎大神之力变得渺然。想当年,夫人赵纹心一梦过后,不辞而别,离开了他与她经营的小家。而此梦又只停于赵夫人的一纸留书。石都尉苦守着花林,在思念的叹息中离世。

  二百多年来,石门一族的笃行与厚德的确让石门荣耀,有云“宋室尚书府,银同甲第家”、“日间千人拜,夜里万盏灯”的联语,十二进士更是当地佳话。

  但天意弄人,十二进士后石门运道一落千丈,变得人丁单薄,登科更是遥不可及。后人虔诚,求得神明指引,才知其老祖宗的前尘往事,也知晓了石门与白虎大神的约期已到,但却留了未完成的约定。如此才遭到白虎大神的驱逐。高浦石门无奈之下,四散人间。

  

  石门迁离高浦,所哺花林一夜之间落尽成海,花落七天七夜,莫说石家人,花瓣飘舞之地,莫不让人悲伤……手巧的娘子将繁花飘落的瞬间绣于锦帛,飞针走线之下,流转地全是此花之风流,那蕊那瓣,好像舍不得人间,要留下些娇俏与活色生香。

  有人目睹锦帛中的花,告诉娘子此乃杏花。再后来,银湾的人们才知道,那个说出花名的人,到过中原。此花只生中原地,银湾能有此一景,世所罕见。

  

  海谣,江西人,80后

  华中科技大学新闻学专业毕业,现居厦门。

  巧借机缘,畅想了一个关于集美杏林湾的神幻梦境的散文式小说。

相关推荐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???
验证码: